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【我算计过的那些红颜之烈女教师小C】(02)【作者:算命先生】
【我算计过的那些红颜之烈女教师小C】(02)【作者:算命先生】
字数:3080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剧烈的咳嗽让紧绷衬衫口子不知不觉松开了两颗,弯下腰去的时候从上衣领口看进去,两个半球无比的夺人心神………

  喝酒的节奏大大超出了小C肝脏的分解能力,小C也大大低估了酒精对她的影响度,第一杯酒清杯之后,小C不仅仅开始醉眼朦胧,听觉和语言也已经受到了影响,为了更清晰的听到我故意渐低的声音,也更明白的表达自己的心思,小C不知不觉将椅子慢慢挪到我的身边;第二杯开始后,酒劲上涌的小C已经支持不住身体,手开始断断续续的放到我的大腿上,以保持身体的平衡。

  小C为了保持平衡,手抓着桌面,左肘顶在我的大腿上,断断续续的说出了今晚的目的我并没有听清楚小C说的什么,一方面是因为小C已经吐字不清,另外就是小C的姿势正正的把她完美的胸部送到了我的眼皮底下。透过敞开的纽扣,可以清晰的看到完美的锁骨,顺流而下的沟壑,可能由于胸部过于坚挺的原因,完美的弧线被白色的半杯乳罩紧紧包住,贴合的没有任何缝隙,并不能看到乳头。
  我抬头看看小Z,发现小Z失神的望着小C,双眼似乎充满了欲火,又似乎充满了酸楚,眉头却是揉不开的纠结,我喊了好几声小Z才回过神,我示意小Z坐到小C右边,照顾小C,免得小C摔倒,小C并没有完全失去神智,我不方便对她有所动作,免得她第二天忆起。

  小Z顺从的坐到小C旁边,我一边扶起小C往小Z身边靠,一边劝她不要再喝了,说她已经喝多了,小C的身子已经不受控制,有点沉,我必须要一手架着腋窝,一手扶着胳膊才可以,手背不免的触碰到那处坚挺,心神也禁不主重复着一晚上无可控制的迷失……

  小Z伸手搂过小C,却不知道故意还是巧合,擦过小C前胸的时候把小C的第三颗扣子解开了,小C用力拨开老公,一边口齿不清得嚷着:大师不要瞧不起我,我再敬大师一杯,一边一口把剩余得半杯酒干了下去;却不知道解开第三颗扣子之后,她撩开老公得动作已经让胸前再无遮挡,侧面滑落半肩的扯衫让她的画风迅速从高贵转化为柔媚,对,就是柔媚,媚入骨髓……

  我夺下小C的酒杯,左手伸入腋窝扶着她,也近距离的贪婪着那对峰峦叠嶂;凑到她耳边一口热气道:你醉了,坐下歇歇,我去趟洗手间,然后嘴唇轻轻扫过她的发尖和耳朵上的绒毛,把她交给小Z,走出房间……

  洗手得时候,小Z走了进来,我看了他一眼:怎么不在房间照顾小C「我把她放到房间得小沙发上了,这些酒足以让她睡到明天,天崩地裂也不会醒得。」小Z说到,「大师,真挺佩服你,小C极少喝酒,更不用说喝醉了,没想到第一次和你见面就主动喝成这样,一会大师怎么安排?」小Z似乎现在也对我有点盲信。「你确定她怎么折腾都不会醒吗?」我有点不放心「肯定得,平时喝红酒都是两杯就不醒人事了。」小Z再次确认「那一会你有什么幻想,不是可以随便实现了,不过这是在本地,遇到熟人得话比较麻烦,先玩下轻暴露看看你的接受程度吧……」「什么叫轻暴露?」「一会你就知道了……」我又和小Z讨论了一下细节,也让小C酒劲能发挥的更鼾陈一些,然后边说边并肩往房间走。

  推门进去之后我和小Z却不禁愣在了当场……

  不知道到什么时候进来一个胆大的服务员,已经将沙发上的小C剥的半裸,挺拔的双峰直插云霄,没有任何因为仰躺而平软的迹象,反而因为乳罩被推过头顶,带着双手举过头,被修长的脖子和锁骨深沟衬的更加峻峭,在微冷的空调刺激下,粉红的蓓蕾要似乎绽开嫩芽,上面还沾了丝丝口水;熏红得双颊和微张得小嘴,似乎在邀请谁品尝,长发半偏,遮挡了一丝面颊,却将小C衬托得更为媚丽勾魂……

  顺着山峰下视,平坦得小肚没有任何赘肉,也没有一般母亲的妊辰纹,两条马甲线牵引着目光不由自主得往那片神秘沉沦,似乎愿意为看它一眼而策马挥枪,百死不悔,百折不挠……

  随着开门声进入静态画面的不仅仅有我,还有小Z和服务员,稚嫩的小伙子似乎还没有成年,惶恐的脸部肌肉控制不住哆嗦的双唇,双眼深处有着无限的绝望和懊悔;不知所措的双手忘记了提上及踝的腰带,也忘记了掩住怒突的男根……

  清晰入耳的急促心跳,却不是来源与凝固的服务员,而来源与我身后的小Z,被心跳声惊醒转过身去,我发现小Z脸色苍白,似乎只是一具被掏空了整个身子,靠挂在门上的左手和握着把手的右手合力才能支撑身体的直立,两眼一眨不眨的盯着服务员壮硕的男根和妻子半裸的躯体,灵魂却不知道漂游在那处天际……
  愣了不知道是千分之一秒还是1000秒,我首先反应了过来,掏出口袋里的mata7,对着服务员和小C连按了两下音量下;随着快门的咔嚓声,同时凝固下来不止是服务员木鸡一样的表情,还有小C完美的身体。

  反应过来的服务员双手提上裤子,来不及扎上腰带,就双膝一软跪了下去,手足并用挪动两步,抱着我的小腿,颤抖的哀求起来「哥,我错了,我一时鬼迷心窍,求求你饶了我吧,我是第一次……」

  「啪!啪」服务员对自己的双颊似乎好不手软,「我不是人,哥你饶了我吧!」我没有理会连哭带求,边磕头边耳光自己的服务员,回头看看小Z小Z保持着刚才的姿势,脸色似乎比刚才更加的惨白,双腿不住的颤抖,半低着头,眼睛扭曲成了奇怪的角度,似乎一只眼睛看着小C,一只眼睛看着服务员,如果换成平视的角度,就是一只眼眼睛看天,一只眼睛看地,唯独不愿意看看人间。

  我搀着小Z坐到小C旁边的椅子上,小Z的脖子随着行走僵硬的扭动着,目光的落点一直没有改变。

  我踹了服务员一个跟头,呵斥他不要吵吵,服务员唯唯诺诺的蹲到门口小Z哆嗦着拿起还没打开的另外一瓶白酒,用力拧开瓶盖,一仰脖子咕咚咕咚灌了起来,不要一分钟的时间,瓶子见了底,「砰」的一声,小Z把瓶子摔到地上,两眼血红的盯着服务员一指「你,过来!」服务员四肢着地颤抖的爬到小C面前,双手抱头,不敢看向小C,也没敢躲避路上的玻璃。「去给她把衣服穿上!」小Z一指小C服务员惊诧的抬头看着小Z,又看看小C,似乎没有反应过来「叫去去给她把衣服穿上,没听见?还是想去坐牢?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